原创|吞下仙人球的胃痛
阳台种花
总版主
总版主
  • UID8
  • 粉丝7
  • 关注8
  • 发帖数64
阅读:1476回复:0

原创|吞下仙人球的胃痛

楼主#
更多 发布于:2016-06-24 16:02

图片:20160623_085656_000.jpg



1、旅馆记事
第一次觉得脱衣服是那么困难,我觉得她跟我一样感到为难。
她坐在床的一边,我坐在另一边。我努力的一个一个解开衬衣的口子,她不停地摆弄她的头发。
我们越这么坐着越是感觉不自在,我只好先投降,我对她坦白我这是第一次和异性出来开房,她说她也是。

我扑到她的身上把她的衣服脱光,然后脱我的。
我们躺在一起看对方的身体,她的脸通红,我的整个身子开始发烫。
又陷入了奇怪的对峙之中,看的力量把我们僵持在欲望河流的两岸,谁都不愿意先动。
河流水势湍急,不知深浅,虽然我们都没有衣服可以湿了,可是我们依然需要一条蛇。
最后的关头树之所以能顺利的填进土坑,那全是一只蚊子的功劳。
那只魔鬼派来的蚊子紧紧地趴在她的乳头上吮吸,我顺利的充当了救美英雄的角色,紧接着自我膨胀成了一只大大的蚊子,叮了她一整夜。

图片:20160623_085656_004.jpg



2、灵魂滑腻
她腹部的炉子灼烧着我的灵魂,我动弹不得。她化被动为主动,她在我的身下死死的压着我。
她的呼吸沉重而急促,我几乎窒息,欲海潮的深水里我成为一株向大海投降的海藻。
只有野熊才有雪地里做爱的经验吗?它们不用脱去用来保暖的衣服,皮肉不用忍受雪地的冰冷。
燃烧雪的触觉在皮肤上游走,灵魂沉到海底贴近骨头,刮出一道道白色的划痕。
空调坏掉的旅馆,空气凝重,热气从下上升,在屋顶形成一场降雨。
活在汗液中的两条鱼,看见毛孔里有祖先穿过。
我紧紧地,紧紧地抱着她,把她抱进我的骨头里,停留在死亡与存活的边缘。
她咬我的肋骨,咬我萎缩的乳头,不停地用舌头修剪我灵魂上起满的毛绒。
如同火焰生长在火的表面。

图片:20160623_085656_001.jpg



3、仙人球事件
我善于用由翅膀退化而来的手掐着灵魂的脖子估算它的质量,卑微的啮齿类动物,无时不刻地啃我的骨头
穿梭在骨头的裂纹之中,舔舐泄漏的骨髓。
它张开狰狞的嘴,露出裂缝般的牙齿。
仙人球应该可以堵住它的肠道,可以满足它的胃,我养了一年的仙人球瞬间被它整个吞下

然后打着带刺儿的饱嗝。
我的灵魂,我失水的灵魂成为仙人球生长的最佳场所。
那些刺儿从各个方向刺出来,我灵魂的薄纱在风中飘扬,刺中我的肌肉,穿透骨头。

成为我与人交往的利器,浅谈几句脆弱的话,临别的拥抱永远不要发生。
我爱的她,每天晚上都抱着我入睡,我的刺儿在她身上刺满了梦的印迹。
我听见刺渗入她皮肤的声音,缓慢行走的声音,我的刺儿腐朽在她的肉体中,一个没有刺儿的仙人球整夜的悲伤
悲伤在灵魂的胃里,我告诉她我的饥饿。
她给我吮吸那两颗被咬掉乳头的乳房。饥饿更加接近食物。

4、狐狸
一个女人一生能养几只狐狸,并且能把她们训练的能歌能舞,可以成功勾引不同的男人。
琳琳是一个奇怪的女人,她养了一群狐狸,可却从不放出来勾引人,我说她的狐狸都是丑八怪,弱智,傻子,偏瘫。
琳琳还是不为所动,她守在笼子的旁边连一句话都不接我的,对着我狐媚的笑,不带一点感情,完全是勾引家的技艺。
可是她至始至终都坐在那,喂喂狐狸,喝喝茶,对我笑笑,没有离开更没有勾引一个男人。
看来她是把那些狐狸当宠物养,完全没有没有把它们当作好姐妹,我觉得琳琳一定是结婚了,而且对自己的男人比较忠诚。
情况发展到如此我已经不能确定我是来和她相亲的,看见那么多狐狸我感觉无所是从,如果只有一条,只要一条就能把我征服,就是有十个我也就是十只狐狸的事儿。
整个过程她一直对我笑,直到我准备走的时候,她才说出一句话:我是卖笼子的。
最后我们结婚了,我要找的就是这样的好女孩。

图片:20160623_085656_002.jpg



5、中间状态
我不知道这是一种存在于体内的化学反应还是魔鬼施予的诡谲魔法,在我的身体里煎熬我,折磨我,是那么的热烈,几乎让我不能自持,全身失控。就像我抱着她时那样,被那种从我们自身之中独立而出的浓稠情绪所包围。
我似乎坠入了永恒的欢乐里,那里只有我们两个人,我们皮肤贴着皮肤紧紧地拥抱。
这种状态一直持续着,一路上我慢慢被雨水浇醒,我发现她已经离开好远了

我再嗅不到她身体上散发的那种能喂养我灵魂的神秘食粮,她的散发着香味的头发,她的冰凉的手,她湿润的唇,她深情的眼神。

我发现我离不开了她身上的味道,离不开了她的皮肤,与她紧紧贴在一起的时候,就是我的生命坠入永恒的时候,也是我被最真实的爱情所爱抚的时候。
心不会真实的痛,只是在那里异动,让人难以忍受的异动,一种思念的异动。

慢慢地我的心比我的身体的任何地方都要想她,我的心背叛了我的身体,背叛了我的眼睛,听觉,嗅觉,它们各自为政。
我喜欢她脸上的斑点,我喜欢她创伤的身躯,我爱她的全部,只有吻她的脚不会使我呕吐。
我有一些恨,想要痛哭。爱不能停止,可也不能前进分毫,我陷入了一种持久的折磨,一种致命的中间状态。



6、少女
少女正在加速的发育,登山是她们的强项,小平塔山一千层的阶梯只能让她们微微喘息,汗液还只是一种拥有生命的热气。
只有香味暴露了她将成为一个风韵女人的前景。此刻她正陶醉于山下小城的全景与山上松树绿色的松针。她让我给她拍几张照片,以背后的大山作为背景。
下山的时候她一样冲在前面,猛地从踏出的第一个台阶上跳回来惊叫不止。不知什么时候每一级台阶上都多出了一只甲壳虫,趴在台阶的中央。
我找到松枝把它们扫开,她夺过我的松枝扔掉。然后向着山下奔跑,每一脚都准确的踩中一只甲壳虫。有的甲壳虫整个被碾碎,黑色的汁液流淌,有的用头拖着肠子爬开,有的用身子拖着被碾碎的头后退。
这个夏天的清晨,一千只甲壳虫用生命,为她精心策划了青春的欢迎礼。


图片:20160623_085656_003.jpg



7、一根阴毛
她把一根阴毛交给魔鬼,交换青春,我咬着魔鬼的手不放,她抱着我哭。
我全身的骨头都被魔鬼折断,只有精子完好无损,女人的子宫开着门索要。
接受种子的同时接受了我咬下的罪恶,生下象征的孩子,一个畸形儿,一个怕人的怪物。
每天晚上睡觉她都会滚到地板上面,她的裸体带走了我体内绝大部分的热,她在地板上散发着热气。
我从黑夜的背面靠近她,压在她的身上,她呼吸沉重却没有醒。
她觉得我是她脱落的一根阴毛,无论什么时候哪个男人把自己给她送回去,她都不会有丝毫的惊讶。
早晨她是新的,换内裤的时候,她数着那些新脱落的阴毛给我看,喏,你的情敌。



图片:20160623_085656_006.jpg



8、和小鸟做爱的第二天
晚上睡觉的时候她还像小鸟一样蜷缩在我的怀里,翻身,换毛,撒娇,打滚儿,唱歌。
早晨我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起来站在了床边,变得高大无比,脚紧贴着地面,头顶起了屋顶。
她那穿着丝袜的两根大腿像两根黑色的柱子,她双手正摆弄着怎么套也套不上去的乳罩。
我努力的抱住她的大腿往上爬,第一次爬到膝盖处就划了下来

第二次爬到她的大腿时我就抓住了她那格外茂盛的水草,沿着草丛继续爬,随后我吓了一大跳,差点失手掉进那阴暗的池塘。
她终于发现我了,她的乳罩还是没有套上去。她用双手把我抱着,然后向我问候了早上好。
“你想做爱吗老公?”
“不,不想,一点也不想。”
“还是你饿了,要不要吃咪咪?”
“不饿,一点也不饿。”
我仰着头困难的看了一眼她的乳房,那两个咪头大的,根本塞不进我的嘴。

图片:20160623_085656_003.jpg



9、女人
她趴在我的背上欺骗我,我用我的脚步欺骗她,我背着她走向公共厕所

没有写清男女标识的公共厕所,没有人进去也没有人出来。
落日的光辉打在厕所白色的南墙上,上面有孩子画的一匹马和一群正在吃草的羊,那一片草地很不和谐

有一株长得比马还要高,像树一样的草。落日的光辉穿过那些草打在马匹与羊群的身上,有凌厉的叫声传来。
我背着她徘徊在两个入口,直到夜幕降临。我们也在此时达成协议,男左女右

我去瞧左边那个门里的情况,她去右边。结果让我们非常意外,我们在厕所里面碰见了,这根本就是一个厕所,拥有两个门。
而问题是这是男厕所还是女厕所,没有任何的标识,坑里面有卫生棉也不能断定什么,因为还有那么多坑里面并没有。我们做了简短的交流之后从对方进来的门走出去,我们没有丝毫想方便的感觉。
出去之后我继续背着她,离开被夜色淹没的马匹,离开羊群以及那有点离谱的草地。

图片:20160623_085656_005.jpg

游客
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