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万没想到,全国最屌的小黄文作者是金庸 有道是:青衫磊落,意气风发,少年必遭奇遇;马疾香幽,心中一荡,江湖自有红颜。
后天打老虎
森林之子
森林之子
  • UID505
  • 粉丝0
  • 关注0
  • 发帖数1
阅读:133回复:0

万万没想到,全国最屌的小黄文作者是金庸

楼主#
更多 发布于:2017-09-19 17:11
有道是:青衫磊落,意气风发,少年必遭奇遇;马疾香幽,心中一荡,江湖自有红颜。
金庸先生的小说深得大家喜爱,在这些立意深远构思精巧的文字中,偏偏有些让人「心中一荡」的情节,好比纤纤素手撩拨心弦,令人不觉会心一笑。
今天文字君就来跟大家聊聊,那些年金大师开过的车!

每位武侠大师都有自己的黄文套路,前有古龙「嘤咛一声」,后有黄易「虎躯一震」,然而金庸那句经典的「心中一荡」才是恰到好处,多一分则露骨,少一分则无味。

先来看看《连城诀》中,狄云大侠初闻处子幽香时,心里是怎么的:
戚芳从怀中取出针线包,就在他身上缝补。她头发擦在狄云下巴,狄云只觉痒痒的,鼻中闻到她少女的淡淡肌肤之香,不由得心神荡漾,低声道:师妹!
金庸大师用寥寥数笔就勾勒了一副惹人遐想的思春画面。妙就妙在女方一本正经,男方心猿意马,看得见得不到的东西,才最馋人

新版《飞狐外传》里,有段文字更是将这种青春期的悸动体现地淋漓尽致:
胡斐从草丛中轻轻爬出,站在马春花身旁,只见她双臂放在身侧,仰天而睡,一丛黑发散在脑后,额头有几粒细细的汗珠,双眼闭住、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,笔挺的鼻子下是张樱桃小口,嘴唇轻轻颤抖。胡斐胸中一股强烈冲动,便想扑上去在她的小口上咬上一口

要说美人当前,情难自禁,也是合理。但看个武功秘籍也要香艳至极,只能说大师笔下又使小坏坏了。
《天龙八部》里段誉第一次等级提升,就是靠着一套裸女图学会的北冥神功:
段誉看到画中裸女椒乳坟起,心中大动,急忙闭眼,过了良久才睁眼再看,见绿线通至腋下,延至右臂,经手腕至右手大拇指而止。他越看越宽心,心想看看神仙姊姊的手臂、手指是不打紧的,但藕臂葱指,毕竟也不能不为之心动。
咳咳……当文字君截到TVB版天龙中的这张图时,也不得不佩服自己。
金大师用椒乳一词,实在惹人遐想。不知是取自椒香,还是取自胡椒成熟后圆润饱满之型。总之,金庸之后的武侠小说里,它就成了形容女性美艳不可方物的标配词汇。

大师之所以称之为大师,自然是能人之所不能。就算要污,也要污得不露声色,风雅翩翩。

先看看这段《天龙八部》里关于马夫人康敏的情节:
马夫人道:那天正是马大元的死忌……我说了两句风情言语,我说天上的月亮又圆又白,那老色鬼说「你身上有些东西,比天上月亮更圆更白」。我问他月饼爱吃咸的还是甜的,那老色鬼说「你身上的月饼,自然是甜过了蜜糖」。
以月饼圆甜之意来调情,这段切口不但有趣,还丰满了白世镜色中饿鬼的形象。如此能解风情,无怪乎康敏会绿了马大元,对其投怀送抱了。



《笑傲江湖》中也有段非常有情趣的对话:
盈盈轻声问道:冲哥,你睡着了吗?
令狐冲道:我睡着了,我正在做梦。
盈盈道:你在做什么梦?
令狐冲道:我梦见带了一大块牛肉,摸到黑木崖上,去喂你家的狗。
盈盈笑道:你为人不正经,做的梦也不正经。
文字君作为一名小纯洁,怎么也看不出盈盈这句「不正经」的含义,除非把这段对话和书中另一处情节联系起来看:
老婆婆说:阿毛爹,别是黄鼠狼来偷鸡。
老公公说:老黑又不叫了,不会有黄鼠狼的。
老婆婆笑了起来:只怕那黄鼠狼学你从前的死样,半夜三更摸到我家里来时,总是带一块牛肉、骡肉来喂狗。
月黑风高无人夜,偷肉喂狗会佳人!想想都是一幅不可描述的旖旎画面。大师套路玩得深,比真刀真枪的肉文都要引人遐想!

上面所言都是点到即止,予人回味,不过这「飞雪连天射白鹿,笑书神侠倚碧鸳」中,还藏着不少高能场景,就算放在今天看,也够带劲儿的。

想必读过《倚天屠龙记》的宅男们,都忘不了张无忌在绿柳山庄挠赵敏脚心的情节:
张无忌不答,又扯脱了她右脚鞋袜,伸双手食指点在她两足掌心的涌泉穴匕运起九阳神功,一股暧气便即在涌泉穴上来回游走。……赵敏忍不住咯咯娇笑,想要缩脚闪避,苦于穴道受点,怎动弹得半分?这份难受远甚于刀割鞭打,便如几千万只跳蚤同时在五脏六腑、骨髓血管中爬动咬啮一般,只笑了几声,便难过得哭了出来。
和少年读书时的懵懂不同,如今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看到上面这段话,你敢说你没有一点异样的感觉?!
要知道在古时,三寸金莲是女儿家最矜持隐秘的部位,外人万万碰不得。君不见,唐伯虎春宫系列里的女子就算玉体横陈,那一双脚还不是裹得严严实实?同时代冯梦龙的话本《卖油郎独占花魁》里,女子被扒了鞋袜便想寻死
虽然赵敏是不缠足的外族妹子,但女儿家的脚焉能被如此玩弄?所以张无忌的淫贼称号,果真是名副其实:
赵敏将嘴凑到张无忌耳边,轻轻说:你这万恶不赦的小淫贼!
这一句话似嗔似怒,如诉如慕,说来娇媚无限,张无忌只听得心中一荡,意乱情迷……

这种明目张胆的羞耻play,在《天龙八部》里面也有出现:
段誉点点头,俯身去除她鞋子,左手拿住她足踝,只觉入手纤细,不盈一握,心中微微一荡,抬起头来,和钟灵相对一笑。段誉在火光之下,见到她脸颊上亮晶晶地兀自挂着几滴泪珠,目光中却蕴满笑意,不由得看得痴了。

如果说段公子对钟灵妹子还是宝玉想摸宝钗臂膀式的「意淫」,那下面这段游坦之啃阿紫脚背的情节,就实在是五毒俱全了:
他目光始终没离开阿紫的脚,见她十个脚趾的趾甲都作淡红色,像十片小小的花瓣。游坦之喉头发出荷荷两声,也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力道,犹如一头豹子般向阿紫迅捷异常地扑了过去,抱着她的小腿,低头便去吻她双足脚背。阿紫大吃一惊,尖声叫了起来。

但你以为这就是极限了么?再来看看《神雕侠侣》里,少年杨过这场蝴蝶翩飞的春梦,你会怀疑小时候看到的是本假书:
片刻之间,只觉双蝶渐渐温暖,轻轻颤动。杨过生怕伤了蝴蝶,轻轻松手,不敢抓紧,却又怕蝴蝶飞走,仍松松拢住,却不放手。突觉两只蝴蝶一冲,从他手掌中脱身滑出,跟着有人喝道:过儿,你干什么?
杨过一惊而醒,立即察觉自己双掌握住了姑姑的两只脚掌,自己站地下小龙女所卧的长绳之前。他大吃一惊,急跃回床,砰的一声,摔上了寒玉床,颤声道:姑……姑……

比恋足play更羞人的,是金大师笔下那些隐藏的SM桥段

先说咱们艳福齐天的韦爵爷,不仅在扬州城大被同眠,坐拥众美;与公主这段「火烧辫子兵」的经典桥段,真让热血少年面红耳赤:
韦小宝吃痛,扑上去按住她双肩,在她臂上、肩头、胸口、小腹使劲力扭。公主咯咯直笑,叫道:死太监,小太监,好公公,好哥哥,饶了我吧,我……我……真吃不消啦
她这么柔声一叫,韦小宝心中突然一荡,心想:她这么叫唤,倒像是方姑娘在海船中跟我说情话的模样。
还有更不忍直视的段落,请大家自去翻书。总之这位金枝玉叶现身说法,让懵懂少年们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受虐倾向,也算是帮广大无知群众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。

更炸裂的桥段出现在《天龙八部》段正淳与康敏重逢的一幕中,金大师明目张胆地搞出一部捆绑play
她取过一把剪刀,慢慢剪破了他右肩几层衣衫,露出雪白的肌肤。段正淳年纪已不轻,但养尊处优,一生过的是富贵日子,又兼内功深厚,肩头肌肤仍光滑结实。马夫人伸手在他肩上轻轻抚摸,凑过樱桃小口,吻他的脸颊,渐渐从头颈吻到肩上,口中唔唔唔地腻声轻哼,说不尽的轻怜蜜爱
文字君此时的眼神正如上图中的段王爷,但wuli康敏女王显然还未满足。这位喜欢让别人在她身上吃月饼的女人,对着自己的情郎就是一口嘎嘣脆
突然之间,段正淳「啊」的一声大叫……马夫人抬起头来,满嘴都是鲜血,竟在他肩头咬了一块肉下来。马夫人将咬下来的那小块肉吐在地下,媚声道:打是情,骂是爱,我爱得你要命,这才咬你。段郎,是你自己说的,你若变心,就让我把你身上肉儿一口口地咬下来。

你要说康敏和段正淳都不是啥正经人儿,那少林寺出身的虚竹小哥哥总是根正苗红的好青年了吧?
然而他和梦姑在西夏冰窖里那段拘禁play,是不是曾经躁动过你的青春?
那少女嘤咛一声,转过身来,伸手勾住了他头颈。虚竹但觉那少女吹气如兰,口脂香阵阵袭来,不由得天旋地转,全身发抖,颤声道: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
那少女道:我好冷,可是心里又好热。
虚竹难以自己,双手微一用力,将她抱在怀里。
那少女唔唔两声,凑过嘴来,两人吻在一起。

更有甚者,金庸大师在《神雕侠侣》中一言不合就秀了一把限制级操作,安排了令无数书迷捶胸不已的「龙骑士」情节:
这人相抱之时,初时极为胆怯,后来渐渐大胆放肆。小龙女惊骇无已,欲待张口而呼,苦于口舌难动,但觉那人以口相就,亲吻自己脸颊。她初时只道是欧阳锋忽施强暴,但与那人面庞相触之际,却觉他脸上光滑,决非欧阳锋的满脸虬髯。她心中一荡,惊惧渐去,情欲暗生,心想原来杨过这孩子却来戏我。只觉他双手越来越不规矩,缓缓替自己宽衣解带,小龙女无法动弹,只得任其所为,不由得又惊喜,又害羞,但觉杨过对己亲怜密爱,只盼二人化身为一,不禁神魂飘荡,身心俱醉。

蓦然回首
童年书桌上那套《金庸全集》已不忍再直视
以上哪个情节最毁你的童年?
你还有哪些印象深刻的羞羞桥段?
评论区的高手们都来过过招!
[img]https://tc.sinaimg.cn/maxwidth.2048/tc.service.weibo.com/img2_utuku_china_com/782a0404c76c150e5bb2a620dcf1a158.jpg[/img]
游客
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