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得有还无,十年后双双,万年后对对
诶哟我曹打老虎
森林之子
森林之子
  • UID555
  • 粉丝0
  • 关注0
  • 发帖数1
阅读:598回复:0

爱得有还无,十年后双双,万年后对对

楼主#
更多 发布于:2017-10-03 17:48



图片发自简书App


苏岑的耳朵里,是梅艳芳婉转的歌声。摘下耳机,车笛声、引擎轰动、趴在地上乞讨的人放的感恩音乐、人挤人的喧哗声……    一下子冲进苏岑的耳朵里。这是周五晚上的H市的最大商业区。
地铁站里,人潮拥挤。临近周末大部分是回家的学生以及出门玩的年轻人。苏岑有些讨厌这样的时候,人多、喧闹。偏偏每周五下午都有课害得她只能这个点到地铁站。
     苏岑穿过人群,放包过安检,旁边站着的安检员面无表情,每日重复的工作,不能懈怠,每天面对人潮汹涌,人来人往,对每一个人的面貌都已经麻木。苏岑在想如果自己每天看许许多多人的脸,会不会哪天再街上遇到什么人都觉得眼熟?
苏岑掏出卡准备刷卡,机器一直显示“无效票,无法通过”。苏岑觉得有些尴尬,后面还有很多人在排队,她微微红了脸,离开了队伍。她到客服中心去询问,客服小姐化着精致的妆容,粉色的口红让她看起来很有精神。小姐微笑着接了卡,查阅了一下,用甜美的声音告诉苏岑:“卡里没钱了,要不要充卡?”
苏岑一愣,突然想到自己没带现金。呆呆的收回了卡,转身走了,苏岑一向反应缓慢。顺着长长的过道,在人群中逆行。苏岑低着头,一直在想,“自己什么时候刷完卡的?”“没有现金怎么充卡?”苏岑很郁闷,心里不住抓狂。
苏岑顺着过道走着,突然看见前面有一台自动充值器,眼睛一亮,放入卡,扫支付宝。充值完毕。苏岑觉得自己很机智。
苏岑转过身,嘴角微微上扬。哈!就是这么聪明。突然看见前面有个熟悉的身影,米白色的风衣,高挑的身材。苏岑觉得可能是自己看错了,那个人应该不会出现在这里。但还是好奇的跟着他。
前面的人排队过了安检,苏岑穿过人群,一直跟着他。直到了地铁口,那个人在地铁门口排队。刚刚走了一辆地铁,人还不是很多。苏岑慢慢靠前,那个人微微侧了脸,苏岑看见了他的侧脸。原来真的是他。苏岑停下了往前走的步子,离他还有几步远。苏岑呆呆地看着他,心里一紧,有些难过。
那人真的是秦尘。
苏岑的难过、欢喜,为着秦尘。可秦尘从来不知道的。
隔着几户的人家,苏岑和秦尘的家是对窗的。从初中到高中是一个学校。每天早上上学苏岑都能在车站看见他。高而瘦的个子,白皙的皮肤,苏岑有时候在车站看着他,总羡慕他的皮肤,为什么常常打篮球的人皮肤这样的好。每天自己都在为学习奔忙,陆潞总说她看着很憔悴。苏岑不算聪明,甚至有点笨,有点迟钝,连数学老师都恨恨说她死脑筋,不懂转弯。苏岑只能很努力很努力的去学习,每天带着睡不醒的眼睛和不清醒的脑子,拿着一本巴掌大的单词书,在车上睡眼朦胧的背着几个单词。总站在后门口的秦尘,只淡淡的看门外的风景。等到公交车经过第九个红绿灯的时候,苏岑就会挤到后门口,准备下车。有一次,苏岑不小心用力过度,撞到秦尘,那个时候也是苏岑第一次跟他说话。
“啊!不好意思。”
“没关系。”秦尘皱了眉头,轻轻说着。
终于和那个总和自己在同一站上一辆公交的男生搭上话了!
苏岑早上到教室的时候很激动的对陆潞说这件事。
陆潞眼角里有一丝狡黠,“你是不是对他有意思啊。”
“不不不,我只是觉得这是缘分。你看看,每天都能搭一辆公交,多有缘分啊。”
“那你还不把握一下。”陆潞收好作业又问,“哪个班的,叫什么?我帮你打听打听?”
苏岑歪着脑袋想了一会,发现自己除了知道他长什么样子,然其他的都一无所知。然后就打铃上课了。苏岑就忘了这件事。
后来,苏岑知道他叫秦尘是因为,有一次下晚自习回家,在车站等车,很多人都在等车,包围了整个车站,每个人都伸着脑袋,巴巴的去看公交车。车站很热闹,叽叽喳喳。苏岑拉着潞潞往车站前头走,那里人少,偶尔司机师傅会一个冲劲直接到车站头,没从车站尾跑到车站头,车就开走了。 正好一辆7路到了,苏岑和潞潞上了车,还有几个学生也上车,车上没有空余位子,苏岑和潞潞拉着扶手,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。一整天都在上课,整个人都怏怏的,苏岑在和潞潞讨论今天的数学题多难多难。后面有人在说话,声音很大,听在一个男生说:“秦尘,今天的数学卷子你给我看看吧。”
  “不要。”
很熟悉的声音,苏岑偏过头去看。 隔着几个人,秦尘就站在那里,抓着扶手,旁边的男生一直跟他讲话:“秦尘,秦尘,我就看一下,不然明天上课怎么给老陈交待。”
苏岑回神,暗下点头,原来是叫,秦尘。 不知道是哪个尘,是尘埃的尘么? 看上去那么冷漠,真如尘粒兀自漂浮。那个老陈,苏岑有耳闻,是一个可以和本班数学邓老师并列严厉老师的数学老师。传闻,他上课严厉,对待学生格外的严格。学生课后总喜欢吐槽他。想来,秦尘应该是老陈班上的。
后来苏岑常常注意到他,操场上跑步的他,打篮球的他,在小卖部买水的他,在公交车上背对背站着的他……
苏岑的想法常常很奇怪。陆潞老说她脑子都不知道装的是什么。每次这么说,苏岑就哈哈笑。然后继续沉溺自己的幻想。
高二的夏天,是即将冲刺高三的夏天,炎热的天气让人很浮躁,又总有那么多的练习题要做。老师在讲台上讲课,汗水直流,就一边讲课,一边拿纸擦汗,一张纸攥在手里不停的擦不停的擦,到后来,卫生纸被汗水浸的半干不湿,纸屑黏在老师的额头上。老师不自知,苏岑就在底下跟陆潞说,好像白头屑沾了一头。陆潞抬头看了老师光洁的中央秃头,噗嗤笑出来,说苏岑的比喻不恰当。
开了空调的教室,冷气开的很足。女生们常穿一件短袖外面套一件春秋季的长袖校服。课间,男生们下去打篮球,一回班满身大汗,短袖都被汗水打湿,抱着空调在那吹,苏岑站在旁边总能闻的到他们身上来自青春的汗水味道。陆潞说,是荷尔蒙的躁动。 苏岑笑着说陆潞很流氓。然后,撇一眼窗外,看见秦尘从楼梯上去,也是满身大汗的样子。然后就在想,他回班了也是站在空调前吹风吗? 那闻到他身上荷尔蒙味道的女生很幸福呢。
突然就在某一天发现自己这么在意他,原来是喜欢他。这个想法在苏岑身上出现一点也不奇怪。
就在某天吃中饭,苏岑埋头吃饭突然说,我好像喜欢秦!尘。潞潞听到苏岑的声音,愣了一下,拿着筷子扒拉扒拉碗里的饭菜说,我就知道,哈哈! 你这小妮子果然情窦初开了。 苏岑抿嘴笑了。
秦尘是老陈班上的,老陈教4班和8班,苏岑是2班,1-5班是文科班,6-10班是理科班。苏岑推断秦尘是8班,她觉得他应该在理科班。潞潞听了她的推断说,你为什么觉得他是理科生呢?
苏岑眯着眼睛,思考了一会,说,直觉。
陆潞翻了一个白眼。
下午,苏岑去上厕所,回来激动的和陆潞说,我就说吧,秦尘就是8班的,我刚刚在厕所听到一个8班的女生在聊天,听到说,秦尘的数学很好,每次都能考130呢!   陆潞说,哇!这么厉害。
苏岑很得意说,厕所果然是一个八卦聚集地。
高二暑假补课结束,学校要清空教室在假期重新修整,班主任通知学生要把所有的书都带回家。老刘在班上一说,班级就炸开了锅,摞在桌上厚重的书本看着就让人崩溃。陆潞摇着头翻了白眼说,学校有病吧,这么多书都要带回去,开学又都要带过来。
苏岑叹了口气说,算了,好歹马上就放假了。
那天最后一天放学的时候,苏岑将所有课本装进书包里,手上还抱着一个箱子,是从小卖部找阿姨讨来的箱子,装了满满一箱的书。和陆潞走到校门口的时候,苏岑转过身看见学校大门口的门牌,阳光透过云层正好照在门牌上,给门牌上镀了一层金边,新安的电子屏在滚动播放今年高考捷报。苏岑突然觉得时间过得很快,明明好像才刚来上高中,就要即将离开这里。心里莫名的感伤。她跟苏岑说,你看啊,我们这样就好像高考完离开学校一样。
陆潞说,要是能直接跳过高考就结束我也是很乐意的。
苏岑和陆潞已经走到车站,今天提早放学,车站人不多,今天陆潞的叔叔来接她,没一会,陆潞就走了,要等的车一直不来,苏岑眼看着车站的越来越少,傍晚的夏日,还是暑气蒸蒸,热气不停从地上冒上来,空气里都是滚烫的,苏岑抱着书的手已经酸痛,后背已经被汗水湿透,齐眉的刘海早就汗湿。苏岑觉得现在的自己很狼狈,仿佛刚从水里捞上来的海狮,从头到脚都是咸湿的海水。
等到3路慢悠悠的开过来的时候,苏岑已经在心里骂了一百遍。
于是,这个暑假就在无尽的补课中结束了,放了一个月的假,苏岑都没有见过秦尘,每天都在写练习题,六门课的老师都布置了很多作业,苏岑想想就头大,将近20张卷子,在家里手都要写断了。苏岑和姐姐煲电话粥的时候,花了大部分时间都在吐槽。
暑假就是在无尽的作业中即将结束,苏岑还和陆潞约着出去逛街,实在太热,出个门流汗两小时。就再也没约过。看了一场电影,在步行街的小吃店里简单的吃了饭。苏岑支着脑袋和陆潞说,我那天翻QQ空间,好像找到秦尘的QQ号了。
陆潞不敢相信的说,真的假的。
苏岑歪了脑袋,大概是的吧。
陆潞大概不会知道也不会猜到,苏岑偷偷加了秦尘的好友。每天苏岑来上课一脸笑眯眯的,偶尔发呆的时候还伴随着一脸痴笑。陆潞实在无法解释她的行为,问了几次,苏岑也不说。陆潞没有问下去,一心背着老师要求的古诗词。
苏岑经常下课回家,假装跟爸妈说要查资料,打开电脑,第一先登上QQ,点开那个黑白图块的头像,浏览他的空间,看他的动态。今天转发了什么,明天说要哪里的书店很不错。就好像自己心里藏了一块糖,偶尔拿出来舔一舔,很甜蜜。恍若偷偷的和秦尘谈了一场恋爱。
苏岑有时候看见微博上的旅游推荐地,最适合情侣去的地方…… 她都会想到,和秦尘手牵着手一起漫步在海边、古镇、游乐场……会是个什么样的情景。仿照电视剧里的,男主角牵着女主的手,在阳光下亲吻女主角的嘴角,空气里的浮尘闪着幸福的光芒。
秋季开学了,在开学典礼上,教导主任拿着话筒在主席台上大汗淋漓的讲着励志故事,并且寄予了一下对于高三学生的美好期望。九月的阳光仍然炙热,天空的云朵顺风流滑动,一会遮了太阳,一会又滑过去将大太阳暴露无遗,苏岑越过满满黑色人头,思忖着自己在2班,他在8班,大概不会远,秦尘藏在8班的队末,苏岑扭着头只看见秦尘的半个脑袋,这个暑假似乎黑了些。秦尘好像偏了偏头,苏岑立马转回来,不太再敢往后瞧。只是心里的小人笑得打滚。
这一场关于青春的暗恋,是苏岑一个人的快乐。
偶尔苏岑能在走廊里与秦尘擦肩而过,也在挤满学生的小卖部里与秦尘并肩一段路,在课间操的时候能远远的望见他,也依然是在放学的时候在嘈杂的公交车里听到他的声音……
  隔了好几年,苏岑看的那些关于青春的电影,男孩子女孩子表白、牵手、接吻、拥抱、逃课去看电影、看风景…… 苏岑都没有经历过,关于爱情的美好模样是自己默默为那个人心动。
恨台上卿卿,或台下我我,不是我跟你。梅艳芳唱到这一句的时候,苏岑长长叹出一口气。
滴……地铁即将到站了,轰隆隆的声响隔着几米都能听见,这一站上车的人很多,苏岑不想和秦尘打照面,便退了几步,隐在人群中,看着秦尘上了车,米白色的身影渐渐藏于人群里,车门慢慢关上。苏岑也只是低下头,眼眶里含了泪。
秦尘看见玻璃门上苏岑的倒影,看见她呆呆楞楞的模样如同多年前,一直未变。地铁开来,却看见她往后退,明明看见了自己,却躲着不打招呼。秦尘心里好笑,她局促的样子其实很可爱。
爱得有还无,十年后双双,万年后对对
游客


返回顶部